全国日产量突破1亿只为何感觉口罩还是缺?

信息来源: 央广网 | 发布时间: 2020-03-07 11:16

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自疫情暴发以来,从抗疫前线到百姓生活,口罩的供需一直较为紧张。在多部门的共同努力下,口罩日产能目前有了新突破,有效缓解了市场相对紧缺的口罩供应。国家发改委2日表示,我国口罩日产能产量连续快速增长,目前已双双突破1亿只。

对于我国目前口罩企业的生产情况,国家发展改革委2日宣布,2月29日,包括普通口罩、医用口罩、医用N95口罩在内,全国口罩日产能达到1.1亿只,日产量达到1.16亿只,分别是2月1日的5.2倍、12倍,进一步缓解了口罩供需矛盾。其中,医用N95口罩日产能产量分别达到196万只、166万只,有效解决了一线医护人员的防护需要。

当前正处于疫情防控最吃劲的关键阶段和尽快启动恢复生产生活秩序的重要节点。为了保障防护用品特别是口罩的供应,山西省多家企业全程开足马力,转产生产口罩。长治市高新区园区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宋开表示,高新区用10小时对现有标准化厂房改造,进行口罩生产,24小时不停工,日产一次性口罩15万只。宋开说:“这期间我们以精准对接,服务项目为目标,完成了设施安装、引水引电、人员安置等,我们就是要做好后勤保障工作,保障企业顺利生产,满足口罩需求。”

作为口罩生产大省,山东口罩产能占全国十分之一。目前,山东重点口罩企业产能每天达到780万只,防护服每天4.3万套。疫情期间,山东日照三奇医疗卫生用品有限公司承担起向湖北等地供应医疗防护用品的重任,公司董事长王常申表示,目前企业每天可以生产各类口罩200多万只,已累计生产并向全国提供各类防护口罩6000多万只。王常申说:“国家调拨的占我们公司的目前总产量应该是在95%。我们在确保国内疫情需要之后,向国外的客户做了解释说服工作。”

经过20多天的研发攻关,全国首条高速防护口罩专用生产线日前在安徽下线,日产能达到50万只以上。黄山富田精工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方安江表示,这条生产线每分钟能生产500只,是普通口罩生产线的4到5倍。方安江说:“这条防护口罩生产线是国内的首套设备,要推出同类型的口罩(生产线)投放市场是12条,平均每一天能够达到600-700万片。”

在政府的全力支持下,各地企业在有序复工复产。在福建福州,爹地宝贝股份有限公司只用短短25天就成功实现转产,从口罩零产能到日产口罩210万片,成为福州市口罩生产储备基地。公司负责人林斌表示,这都得益于政府的政策支持。林斌说:“政府拍板决策,口罩项目迅速立项,第二天两家银行就放了三千万(贷款)给我们,这样很快就取得采购生产资金流,迅速能采到货。”

各地加紧口罩生产的同时,各中央企业也竭尽所能助力口罩生产与原材料供应。“熔喷布”俗称口罩的 “心脏”,是生产口罩的重要原料。中国石化仪征化纤目前已开建8条熔喷布生产线,项目预计将于4月中旬陆续建成。中国石化新闻发言人吕大鹏介绍,届时日产量可加工240万片N95口罩。吕大鹏说:“到时候熔喷布的日产量可以达到12吨,这12吨如果加工医用平面口罩可以加工1200万片,目前我们都在夜以继日,争取最大限度结束工期,早点把熔喷布产出来,能够缓解市场的压力,来给口罩生产商提供更多的原料。”

疫情期间,中国石油6条医用口罩生产线也是开足马力,满负荷生产。2月28日,大庆石化第一条口罩生线建成投产,初期产能为每天15000片,生产稳定后产能能达到每天25000片。中国石油大庆石化公司开发公司副总工程师刘英杰表示,将加快口罩生产线的建成和投产。刘英杰说:“3月2日,我们的第二条口罩生产线也紧锣密鼓地成功建成投入使用。下一步,我们还有两条口罩生产线将在3月20号左右全部投产。建成后,我们每天可生产13万片一次性医用口罩、2万片N95折叠口罩,为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提供有力保障。”

虽然各方都在加快复工复产,保障口罩生产,但为什么口罩短缺的问题迟迟无法解决?

新闻纵横编辑梳理,第一,我国目前口罩缺口仍然很大。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口罩生产和出口国,产量占全球的一半。2019年我国生产了约50亿只口罩,其中可用于病毒防护的医用口罩27亿只,但在暴发的疫情面前这完全是杯水车薪。统计数据显示,现在哪怕只有第二产业,交通运输业和医疗工作人员复工,一人一天只用一个口罩,每天就要2.38亿,对于这种供求关系、数量级上的差距,只有紧急提高口罩产能。

第二,生产口罩的关键原材料——熔喷布生产工艺复杂,产量不足。熔喷布在口罩中起到关键的过滤作用。我国的熔喷布产量本就不高,在国务院的防控物资对接平台上,近1300条需求中,有一半都是要熔喷布。现在最缺的其实是熔喷布。为什么熔喷布价格会涨那么高?因为生产速度慢,技术要求很高,设备投资本身是一大笔钱,设备制造花的时间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如果说现在的口罩生产,熔喷布成了瓶颈,那么制造熔喷布的设备生产,则是瓶颈中的瓶颈。

第三,各种原料、运输、人工成本明显上升。湖北仙桃是全国的主产区,有报道说,当地的熔喷布价格已从疫情前每吨2.2万元暴涨至17万元。一位口罩生产企业负责人告诉中国之声,春节期间,工人的工资是5倍发放。而口罩价格是严格限制上涨的。根据工信部的统计,1月20日后20天左右,我国的口罩产能才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到2月中旬,随着各地复工以及其他行业企业“硬核”加入口罩生产,国内的口罩产能产量大幅增加,目前已双双突破1亿只。

第四,目前,国内生产的医用口罩几乎都是统一管理、统一调拨。在接受总台央视记者采访时,中央赴湖北指导组成员、工信部副部长王江平曾明确表示:医用N95口罩应该要采取特殊的措施来统一调拨,统一管理。实际上,不少药店的经销商告诉中国之声,不仅是稀缺的N95,医用口罩几乎也都是由政府统一调配。这当然可以理解,疫情当前,国产口罩必须优先供应给医疗和生产人员,所以口罩还真不是想买就能买。因此,国内口罩紧张的情况,或许仍将持续到疫情得到控制之后。随着口罩产能持续提升,一旦疫情真正得到缓解,市场的反应速度将会很快,对于普通人来说,口罩也就将不再难买。


打印|关闭
0
触碰右侧展开